设为首页 · 加入收藏

网站导航
当前位置:凯发AG > 家政资讯 > 家政资讯

家政人员的困境待关注


     

  40万之巨的保姆大军,来自全国不同地方,其生活习惯、个性特点和追求目标不同,又分散于个性不同的家庭之中,不同的境遇,难免产生这样那样的苦恼,关注这一群体就是关注家政行业的现实和未来。近日来,记者走访了多位家政服务人员,倾听了她们的心声。

  “我虽然经常和雇主同桌吃饭,但因为我要带小孩,雇主吃完饭后只给我半个小时吃饭洗碗。雇主一不高兴就给脸色。回到老家,我从来不敢说我在深圳是做‘保姆’,怕人瞧不起。”来自湘西大山深处、22岁的高美对记者说:“工厂确实既辛苦又工资低,但8小时后是自由的,也没人瞧不起。”

  高美两年前从坪地的一家工厂出来做家政服务,感觉这一工作表面轻松,但后来发现好像在雇主家没有什么地位,有时雇主脸色难看也必须忍着,所以,常感郁闷。

  “几乎是24小时在雇主的眼皮底下工作和生活,没有私人空间甚至自由。雇主上班出去的时间和空间虽然属于我的,但雇主回家前得把家务活干完,等于是干活时间;雇主回来后又指挥一大堆事要做,忙不完。”在龙华锦绣江南小区一雇主家中做家政的江西人王春华女士说,她渴望有个单独的空间放松放松自己。

  “在深圳工厂里打工的人有各种社保,可我们没有。我不想干家政了,趁年轻,先把社保问题解决了,以后老了好有个保障。”今年33岁的湖北籍保姆张小倩说,她在深圳的5户人家干了近8年的家政服务,但至今没有“三险”(养老、医疗及工伤保险),更不用说住房公积金了。她说这些年在雇主家也学到了一些电脑知识和设计操作等,想赶在年初工作机会多,去人才市场重新找一份能给她提供社保的工作。

  “我是中专护理专业毕业,并经过一家家政培训机构严格培训了的,可是,我的薪水和其他保姆一样完全随雇主的意愿。我依然看不到我工作的价值和人生的未来。”求职简历上明确写着“家庭管家”、月薪4000元字样的吴晴宇,言语间掩饰不住从事这一行业的无奈。她说,如果在工厂也可以通过学习获得资格证,有晋升通道,而做保姆即使加了薪,也觉得那是雇主的恩赐,而非管理制度规定使然。

  年轻保姆特别是有一定学历的保姆,希望有人生规划,通过努力实现自身价值,而作为技能证明的资格证、名正言顺的涨工资和职务升迁对年轻一代保姆来说,似乎成为一个梦,眼下她们看不到这些。

  “刚做家政时,我擦地板时碰倒了一个花瓶,碎了,雇主说价值5千多元。最后协商好久,罚了我和家政公司各一千元,还把我解雇了。”从重庆来深圳干了3年家政的何玉玲对记者说,当时她非常害怕,赔不起啊!

  记者了解到,家政人员工作时自己遭到的意外伤害和职务损害行为,是他们最感无奈的事情,因为根本无法可依,解决方式基本上是扯皮加协商。比如受伤害,轻的伤害雇主一般出钱解决了,但严重的呢?无法可依,又没有工伤保险。比如不小心打翻了酒柜,有的一瓶红酒好几万元,怎么确定其价值和赔偿?目前在这些方面没有任何法律意义上的规定,这使得家政人员们投鼠忌器,干活时心里没底。

  巾帼家政服务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彦柳认为,深圳的雇主很少不明事理,给保姆脸色看毕竟是个别人,保姆不要自己觉得地位低下,“谁也没有看不起你”,深圳人工作忙,“请”保姆的一个“请”字就说明了一切,所以,保姆要认清自己的角色定位,干好分内事。她也提醒雇主要明晰保姆基本职责、休息时间,看孩子、做饭、清洁等要具体化,而保姆不要斤斤计较,偶尔做一点分外事未尝不可,只要不是经常如此就行。

  深圳家庭服务行业协会秘书长卢震坤则认为,《深圳经济特区家庭服务业条例》(下称《条例》)对保姆的责、权、利规定过于笼统是行业的一致看法,包括工作职责、在雇主家工作时造成损害如何赔偿等都没有细化,操作性差,引起纠纷时容易扯皮且扯不清。

  与《条例》配套的社会保险无法实施。目前我市家政企业基本上是中介制,为保姆购买社保买哪几种、由谁出钱仍无规定。巾帼家政推行“派遣制保姆”,由雇主和家政企业为作为员工的保姆购买“三险一金”,但业界认为加重了雇主和企业负担,加大了企业赔偿风险,中小公司承担不起,不具普遍性。所以,目前家政行业除一些月嫂购买社保外,普通保姆仍多是买商业险,可承担意外伤害医疗、疾病抢救和第三方损害方面的赔偿等。

  目前家政行业标准不明,持证上岗制度没有执行到位。深圳虽有职业技能鉴定机构,但推行时间不长,考取资格证的家政人员屈指可数,更重要的是考了证,上岗时按证书级别套工资并无法规或行业规范可遵照执行,待遇随意而定,何需去考证?这就是年轻保姆觉得职业规划和未来发展迷茫的原因。

 

北京市房山区乐凯发AG月嫂家政服务中心版权所有    网站地图
地址:北京市房山区行宫东门吴店1号楼底商、房山区妇幼保健楼内    服务热线:010-60396584 / 13801296521 /13161932105